加拿大阳光教育创办的菁读苑公益读书俱乐部定期举办由优秀外教带领的优质英文原版书整本精读活动,推广以读带写的英文读写教学方法,为中国英语教师和学生量身定制以读带写分级课程,成效显著。美国Grinnell College东亚系教授冯进女士了解这些信息后有感而发,撰文《英文的读与写》于2019年7月7日发表于《大公报》,希望与阳光教育共勉,推动英文整本阅读教学,普及以读带写的英语学教学理念。

冯进,中国复旦大学中国文学学士,美国香槟伊利诺伊大学比较文学硕士、安娜堡密歇根大学东亚语言文化博士。现为美国Grinnell College 东亚系教授 ,路特文学讲席教授。

发表的英文专著有:

The New  Woman in Early Twentieth-Century Chinese Fiction (2004), Ginling College: The  Making of a Family Saga (2009), Romancing the Internet: Producing and  Consuming Chinese Web Romance (2013), Tasting Paradise on Earth: Jiangnan  Foodways  (2019) ,翻译《陈衡哲早年自传》(2006),编辑 《怀旧与现代都市》。另有多篇中英文论文发表。

在该文中第一段,冯教授就特别指出:在信息爆炸、瞬息万变的网络时代,批判思维、表达沟通、乃至终身学习的能力可以帮助我们立于不败之地。而这些关键能力都能通过以读带写的写作教学得到培养。“这里说的写作不是文学创作,而是阐释、评估、分析、总结性的文章,纵深发展可成学术论文,平面延伸也能适用于其他场合,称得上是以不变应万变的文字,值得认真学习。而英文写作中,读和写实际上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冯进在文中进一步解释说。

冯进教授于2019年7月7日与8日连载于《大公报 》上的《英文的读与写》原文

冯进分享了在美国进修的亲身经历:作为一个当年的留美学生,现在的美国大学教师,她在多年的学习、教学中深深体会到母语不是英语又初学英文写作者都面临怎么找到自己声音的挑战。在英语文法、词汇达到一定水准,基本能用英文表情、达意后,想提高写作水平就要牢记“功夫在文外”。而这个“文外 ”的功夫就是——阅读 。冯进初到美国攻读比较文学硕士时,一学期只选三门课,上一次课,课外必须准备至少六小时,阅读量基本是每课每周一本学术书籍。但这样高强度的阅读持续一段时间后卓有成效。一来这样“血与火的洗礼”让她从此对学术套路司空见惯。二来,研究生的讨论课非常精彩。课堂上同学们畅所欲言,教授画龙点睛,想法在碰撞、交流中获得提升。 此后,为了准备学位论文前的“合格考试”,冯进又集中阅读了大量经典文学作品。学术论文主要看内容;文学却强调情感的感染力,遣词造句至关重要。冯进感慨道:其实,开卷有益在于阅读之后是否有自己的想法。自出机杼,有独到的体悟才能写出有创意的分析文字。

冯进还指出, 在阅读过程中,即便美国学生在面对一些英文材料时都有无从下手,不知如何分析之感。有时是因为原文过于艰深,造成理解障碍;有时也可能是由于读者的生活阅历、知识积累、思维能力有限,无法掌握原始资料的微言大义。这种情况下,学生迫切需要靠谱的老师加以引导。有效的阅读教学中,老师必须引导学生发声,并指导他们将原始、自发的反应整理成文。一个办法是让学生根据阅读内容写250字的短文,他们可以描写作品里最打动他们的情节、人物、场景或手法,探讨作品与他们的生活、其他课程或其他阅读材料的关联,也可针对阅读材料提问。老师给予简短回应,表示赞许,提出未来方向,或建议进一步深谈。这种“配套写作”练习看似简单,作用却大。不但能督促学生及时、认真完成阅读任务,还能建立师生之间互相信赖、相互帮助、教学相长的共生关系。在课堂中,老师还可以根据学生的反应引导讨论,帮助学生理清思路,进一步深入研讨问题。

冯进教授最后总结到:这种以读带写教学方法将阅读、讨论、写作紧密结合,超越了写作教学的基本目标,对学生各方面的成长也能起到深远的作用,成为能够适应中西两种文化、在中西激烈的学术和职业生涯中立于不败之地的国际型人才。

撰稿:Jenny    编辑:Sunny     审校:Sunny

END